导航资讯

主页 > 本港台六合本港台六合 >

本港台六合本港台六合

第二百三十八章 以退为进

发布时间: 2019-10-02 点击数:

  www.7401.comwww.34113.com。新笔趣阁其他小说天唐锦绣 第二百三十八章 以退为进

  推荐阅读:牧神记极品透视全职法师妖神记圣墟万古神帝最佳女婿民国谍影伏天氏校花的贴身高手元尊合租医仙豪婿三寸人间霸皇纪

  李治虽然年纪小,但是对于政治一途颇有天赋,只是从听闻来的只言片语之中,便看出李义府是被长孙无忌联手给玩残了。长孙无忌视之如敌,房俊更是不惜将其退出从当炮灰,可以想见,只要这两人尚有一人在朝,李义府就休想上位。

  长孙无忌也就罢了,毕竟年迈,但是房俊的年纪权势……几乎决定了李义府前程黯淡。

  长孙无忌却摇摇头,沉声道:“世人皆知李义府乃是房俊门人,他改弦更张固然被官场所不齿,人收容他的殿下也得不到什么好名声。尤为重要的是,此人表面上随和有礼,与人说话总是和言悦色,谦卑内敛,但老臣观其内心褊狭嫉妒、阴狠残忍,如今身位不显,自然低调示人,一旦大权在握,必然难以遏制,且此人笑中藏刀,绝非良善,殿下不可因其才而爱护,实当与其划清界限,不可沾染是非。”

  顿了一顿,长孙无忌续道:“房俊此人固然嚣张跋扈恣意妄为,但是颇有识人之明,其启用之人尽皆才干突出、品德良好,日后各个都能当大用,此番他明知会遭到老臣驳斥,却依旧举荐李义府,分明就是想要借着老臣的刀,将李义府死死的压住。”

  长孙无忌捋着胡须,淡然道:“还是那句话,因为世人皆知他李义府乃是房俊之人,李义府遭受打压,便证明房俊失势,就能够让那些个追随在他身边的人意识到,跟着他走,没有好前程。”

  区区一个李义府,何足道哉?长孙无忌要的就是这股气势,别跟我扯那些个没用的,就算明知你想要利用我来打压李义府,我也成全你,因为只要是你的人,我就要死死压住!

  气势这种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却实实在在,不仅感受得到,更能够冥冥之中影响事情的发展,玄之又玄。

  李治再有天赋,却毕竟年轻,未曾经历太多,这会儿只觉得似懂非懂,长孙无忌见其脸上懵然,也不再多解释,便岔开话题道:“明日大朝会,文武百官尽皆上殿,太子以及殿下等诸王亦会被陛下准许参豫朝政,这对于殿下来说是一个极好的表现机会。”

  李治点点头,道:“本王已然做足了准备,对于朝中各种事务关注已久,一旦父皇问及,定然对答如流。”

  能够在父皇面前表现出比太子哥哥更好的治国天赋,必然会在父皇心中留下印象,固然不能立马产生易储之心,但所谓水滴石穿、绳锯木断,日积月累之下一样一样的叠加起来,便是巨大的优势。

  孰料长孙无忌听闻此言,顿时连连摇头:“不不不,殿下误会老臣的意思了,老臣让殿下好生表现,并非是要大出风头将太子压住……”

  长孙无忌斟酌一下用词,缓缓说道:“当年玄武门之变,直至今日依旧有人诋毁陛下残忍,不能容于兄弟,可谁知道当时是何等之凶险,陛下之所以那么做,完全是因为一丝一毫的退路都没有!残忍固然是残忍了一些,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还能如何呢?所以,那件事在陛下心底留下了很深的疮疤,对于手足相残、兄弟阋墙这等事最是厌恶……殿下意欲好生表现,决不可大出风头盖过太子,最好的状态,便是适当的表露出自己对于某些政务有着不同之见解,但是却碍于太子的颜面,不忍令太子难堪,不得不忍着心中政见,委曲求全,以顾全太子颜面,顾全手足之情。”

  李治浑身一震,惊诧的看着长孙无忌,叹服道:“舅父当真是诸葛再是、子房复生!”

  这一招“以退为进”,算是彻彻底底的摸准了父皇的脉门,自己能够得到长孙无忌的鼎力相助,大事可期!

  长孙无忌倒是没有多少得意之色,反而面色凝重的叮嘱道:“切切要注意房俊,那厮是坚定的太子党,一旦太子发言有误,房俊必定予以回寰,殿下若是能够寻找到其错漏之处予以更正,则更会在陛下面前留下好印象。”

  太子与房俊不同,太子犯错,你要极力维护,以此显示手足有爱、兄友弟恭;但房俊若是犯错,那就要往死里打,揪住其错漏之处不撒手,而且更能够反向指明太子的错误,这可比单纯的压住太子大出风头高明的太多。

  李治很是振奋,虽然早有了参豫朝政之资格,但是朝中并未有太大的事情发生,即便是东征这等举国之战,亦是早在父皇以及诸位老帅手中潜移默化的顺利实行,似增设军机处这等大事,可不是时常都有。

  能够站在朝堂之上挥斥方遒、指点江山,这令年轻的晋王殿下心中充满渴望与憧憬。

  只是可惜了李义府,这人聪慧敏捷、才华横溢,一杆毛笔写就的文章花团锦簇,少有人及,却被长孙无忌打压、被房俊猜忌,夹在这两者之间,前程一片黯淡。

  时也命也,正是李义府当初主动向着自己这边投靠,方才有了今日之困局,又怨的了谁呢?

  真德公主翻看着床榻上的吉服,红艳艳的描金缀玉,金丝线绣成的祥云透着喜气儿,但是心中却并未感受到多少婚事临近的喜悦之情。

  其实她对房俊的观感并不差,一个英姿焕发的少年高官,文采风流身份显赫,不知是多少绣阁少女的深闺梦里人,整个长安城的未婚少女一个个的拎出来,愿意嫁给房俊为妾的怕是不计其数。

  即便是当初在新罗的手段过于残忍,但那也只是国与国之间的博弈,无可厚非,起码来到长安之后,那位未婚夫婿对她们的关照还算体贴。

  没有人要求她必须嫁给房俊,但眼下的形势却是若不嫁给房俊,怕是就要被一群群的饿狼扑上来撕碎了吞下肚去……

  善德女王金胜曼看着妹妹俏脸上阴晴不定的神色,款款走上前去,低声警告道:“如今我们姊妹寄人篱下,你的婚事不仅仅攸关你自己的终生幸福,更攸关着整个金氏王族的安宁与否,切记不可任性。”

  这妹妹心性刚烈,主意极正,万一对于嫁给房俊为妾心有不甘,指不定就能闹出什么乱子来。

  真德公主闷闷的应了一声,抬起头,长而卷翘的睫毛微微扇动,眸子里一片晶莹,使劲儿吸了一下精致的鼻子,说道:“姐姐放心,妹妹知道应当如何做。”

  金胜曼心中也难受,从小到大对于这个妹妹简直当成女人一般宠着,如今却是在这等情况之下嫁人,谁能想到当初新罗王的后人,却会沦落至此?

  不过话说回来,这门婚事虽然有一些迫不得已,好似强扭的瓜,但房俊这个人还是不错的……

  不知想到了什么,金胜曼端庄白皙的俏脸浮上一抹红晕,柔声道:“其实说起来,房俊这人也算是不错,文采非凡,身居高位,英姿焕发,阳刚十足,而且身体强壮……咳咳,总体来说,勉强也算的一个如意郎君了,咱们新罗男儿能够与之比拟者,寥寥可数。”

  她想要温言抚慰妹妹一番,可是说了几句,却发现自己似乎满脑子都是那人的影子,几乎不经思索的便说出这些个好处来,尤其是说到“身体强壮”那一句,整颗心都砰砰乱跳。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香港挂牌| 香港马会大全资料| 彩霸王图库彩图2019| 香港六盒综资料图库|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黄大仙综合资料大全官网| 马经平特图库开奖结果| 四海图库总站小六图库| 港彩开奖直播现场直播| 公式三肖默认论坛|